您所在的位置: > 主页 > 玉溪信息港 > 美食 > 正文
今日推荐 | 人类的600万年,信任的600万年来源: 日期:2020-04-06 10:53:39  阅读:-
    今日推荐 | 人类的600万年,信任的600万年

    免责声明:本文旨在传递更多市场信息,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小编:记得关注哦

    来源:区块链研习社

    今日推荐 | 人类的600万年,信任的600万年

    作者 周子杭(区块链研习社特约作者、聪时代孵化器CEO、中原区块链生态联盟(CBEA)联合发起人)

    谁制造信任,谁掌握信任,谁就拥有至高无上的影响力。

    本文为作者讲述区块链底层特性系列文章之一,本文意在说明信任这一词汇对文明、对社会的意义所在,以及区块链形式的信任能为文明、社会及大众带来哪些深层次的改变。

    据说,在盗墓界,一开始是这样的:

    两个人配合,一个在地上,一个在地下,地上的那人负责把挖到的东西用绳子和筐拉到地面,最后再把地下的那人也拉上来。

    但是,常常出现,挖到的东西一到手,上面那位就带着东西先跑了,有甚者还会朝下踹一脚,把坑填上。

    于是,改革,变成父子两人配合,一开始是儿子在上面,父亲在下面(因为经验丰富),但,还是不行,儿子也会扔下父亲,自己带着东西跑掉。

    后来,就变成了,儿子在下面,父亲在上面。一个人跑掉的情况就基本上没有了。

    可是,盗墓这个既刺激又挣钱营生,如果只能靠父子这种关系才能维系的话,如何才能蓬勃发展呢?

    如果当时有盗墓协会的话,这一定是年会的主题,而分享嘉宾一定有曹操,曹操一定可以来一场“论在盗墓者之间没有血缘关系的情况下如何进行军事化管理来开拓市场”的主题分享。

    没错,曹操被奉为盗墓行业的祖师爷不是没有道理的,他使用武力,利用军事化的管理,在军中设置了专职盗墓机构,设置了“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的军衔,盗取财物以充军饷,足足支撑军队十年吃喝。

    但这种“军盗”的形式并不适用于其他人,民间盗墓靠什么相互信任、相互约束呢?

    两个字,法律。

    你心说这法律不是禁止盗墓吗?不应该是盗墓者的敌人?

    是的,可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要是不遵守道行,我就去举报你,咱们同归于尽、玉石俱焚,这可是某民族的拿手好戏。

    所以,盗墓这个上千年的行业不仅没有寿终正寝,相反,到今天,发展成了大工业般的产业化规模,并且形成了“掌眼”、“支锅”、“腿子”、“下苦”等专业化的分工;有些地区甚至实行了公司化管理,探墓高手和熟练工需要遵守底薪加提成的绩效考核制度。

    我举盗墓的例子意在说“信任”,这个词听起来四平八稳、抽象空洞,但它却是帝王把国家传给儿子、阿根廷的人民愿意折价60%把本国货币换成美元、你愿意把所有家当都放在余额宝 ……这些行为最底层的逻辑。

    对国家而言,信任与产业结构和大规模组织的创建密切相关,而后者对经济繁荣和竞争力至关重要。

    低信任文化的代表国家是中国、意大利南部、法国;高信任文化的代表国家则包括日本、德国和美国。具体而言,像日本和德国这样有着高度信任和社会资本的社会能够在没有国家支持的情况下创建大型机构;美国和德国私有企业的规模要远大于意大利和法国。

    对社会而言,信任关乎幸福感。你走在大街上,不怕别人突然拿刀砍你,这就是信任在文化感染下的进步,在远古时候,这样的危险时刻都有,百分之八十五的原始男性都杀过人。

    对个人而言,信任是你安身立命的根本。有些人不用打欠条就可以获得朋友的借款,有些人抵上房产也借不到一分钱。

    信任,是和人类一起在这个世界上诞生的。可以说,人类的600万年就是信任的600万年。

    01 血缘信任

    “见鬼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2009年5月一天,德国多瑙河河谷附近出土了一尊奇怪的雕像,经过放射性碳年代测定法测定,这尊雕像属于距今至少有3.5万年的旧石器时代。可考古人员却始终看不出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直到把雕像当做人形直立着看时,他们才最终确认,这是一尊有着异常丰满的乳房和臀部的女性雕像,它被命名为《霍勒菲尔斯的维纳斯》。

    今日推荐 | 人类的600万年,信任的600万年

    没有点想象力确实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

    上世纪初,考古学家陆续从欧洲、亚洲、美洲等地的史前遗址中发现了上百个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小型女性裸体雕像,虽然它们分布于不同的地域文明,却具有共同点,那就是女性的生理特征和生殖特征特别突出。她们身材矮小,体态和胸部都异常丰满,臀部浑圆而肥大。

    一些考古学家和艺术史家便将这类丰乳肥臀的女性雕像统称为“史前维纳斯”。

    在人类社会早期阶段,自然条件恶劣,社会发展水平极为低下,人类寿命极短,死亡率很高,繁衍生育是族群的首要目标。

    而男性对生育的影响是隐形的,难以被察觉,女性受孕后高耸的腹部以及产子后用乳房给婴儿的喂食行为都被看成是生育的象征,因此女性神奇的生育能力被崇拜,甚至被神话。女性在社会生活和社会观念中占有特别重要的地位,例如,姓氏的姓就是女字旁。

    由血缘维系的氏族是人们赖以生存的基础,人们互相保护,并按性别和年龄进行分工。

    青壮年男子担任狩猎、捕鱼和防御野兽等任务;女性担任采集食物、烧烤食品、缝制衣服,养育老幼等繁重任务;老人和小孩从事辅助性的劳动,活着的时候一起过日子,死后葬在一起,他们有共同的氏族墓地。

    这种生活方式保证了可靠的生活来源,混乱的血缘关系和伦理关系使得社会矛盾不强很少有争斗(大家都是亲戚),对维系氏族的生存和繁衍都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血缘,把人类这个物种从灭绝的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02 武力信任

    历史的车轮来到了1804年,这一年英国开始在塔斯马尼亚岛建立殖民地。

    当英国人到来时,土著居民兴高采烈的以传统仪式对这些不速之客表示欢迎,载歌载舞、笑脸相迎。然而,殖民主义者根本没有和他们废话,直接向他们开枪。1828年4月,澳洲总督亚瑟下令由罪犯组成“清乡队”,四处捕杀塔斯马尼亚人,军人有权见到岛民就开枪。

    政府后来公开悬赏捕捉岛民:活口成人5英镑、孩童2英镑。“捕杀黑人”成为一门政治正确的生意。从此,英国殖民者便开始大规模屠杀和驱赶这些手无寸铁的人,到了1876年,最后一位名叫特鲁加尼尼的纯种塔斯马尼亚妇女死去,塔斯马尼亚人这一种族从此就在地球上绝种了。

    今日推荐 | 人类的600万年,信任的600万年

    特鲁加尼尼

    从血缘迈向地缘,是人类的社会关系不断扩展,走向复杂化的一个关键的作用。

    血缘可以建立信任,但在以前,男性和自己的后代之间的血缘关系无法验证,早期很多部族都保留着“杀首子”的习俗。再加上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除了吃饱饭,剩余物品产生了,贸易产生了,贫富差距也产生了。

    家庭之间有差距,各个氏族之间也有了差距,人类的心理产生了变化,人性里的这种不平衡的比较心理不知道从何时滋生:我比你买的鸡蛋便宜10块钱,完全不会因为你的损失而感到难过,反而能产生小小的幸福和愉悦感。

    都吃不饱没关系,但是你吃的比我好那就忍不了,将这种心理放大,就是掠夺和战争。

    武力,取代了血缘成为管理组织、维护信任秩序的力量。战争导致的掠夺、通婚、融合,打破了原初领地上血缘的纯洁性。

    人类开始朝着自己的欲望前进。

    而自从武力登上人类的历史舞台,便永远没有再谢幕过。整个人类史上,都充斥着连绵不绝的暴力和战争,在这种环境下,群体的生存和壮大已经严重依赖于其战争能力。

    成吉思汗对欧亚大陆的横扫,澳大利亚对大洋洲其他民族的血洗,二战期间德国对犹太民族的屠杀......在强弱悬殊下,地球上时常发生着一些民族对其他民族的征服和消灭的。

    今日推荐 | 人类的600万年,信任的600万年

    卢旺达大屠杀,共造成80-100万人死亡

    历史每一次分,每一次合,文明的合作秩序都发生了扩展,它像一个“历史大漩涡”一样,把周边的文明、人口卷入到自己的核心。

    而每一个分和合的点,不是别的,就是战争,它在人类历史上不断扮演摧毁陈旧的社会关系功能的角色,是人类历史每一层级合作不可或缺的前奏曲。

    战争越打越大,合作层级也就越来越高。

    封建贵族的战争,促成了民族国家。民族国家的战争,促成了大洲范围的一体化。欧洲、美洲、亚洲渐渐都在一体化。本层级合作秩序建立完善以后,这一层级的战争基本也就被抑制了。

    法国德国,那是世仇,纵使有那么多历史恩怨,今后也不会战火再起了,这个层级它们融合了。德意志残酷的“三十年战争”,为后来俾斯麦的统一德国埋下了伏笔——不打不成交,只有打了,才知道合在一起的好。

    打得越惨,大家对这件事的理解越深。

    这时候历史就跳到了下一个层次,当英法德俄各自建立起民族国家以后,内部的高度整合,各国之间的矛盾也日益尖锐,然后就是两次世界大战。

    但是两次大战之后,共识也形成了,全人类都知道再也不能打,这才有后来的冷战。两大集团对立到那种程度,大家也不敢真动手了。

    从组织的角度来说,人类从最初的小家庭、到几十人的小部落,到部落联合而成的酋长国,最终出现了国家,国家的形态也越来越复杂,规模越来越大。

    一言以蔽之,所谓人类的文明史,就是在战争推动下人类合作秩序不断扩展、组织水平不断提高的过程。

    战争是具有极大破坏性的历史现象,是人类自己制造的一种灾难。但就象自然灾害一样,它促使人类不断进取不断发展,可以这么说,战争是推动人类历史发展的重要方式之一。

    03 文化信任

    有个故事大家都不陌生:科学家把五只猴子关在一个笼子里,笼子上面悬挂着一串香蕉。实验人员装了一个自动装置,一旦侦测到有猴子要去拿香蕉,马上就会有水喷向笼子,而这五只猴子都会一身湿。刚开始每只猴子想去拿香蕉,当然,结果就是每只猴子都淋湿了。之后每只猴子在几次的尝试后,发现结果都一样。于是猴子们达到一个共识:不要去拿香蕉,以避免被水喷到。

    后来实验人员把其中的一只猴子释放,换进去一只新猴子A。这只猴子看到香蕉,立马就要去拿。结果,被其他四只猴子海K了一顿。因为其他四只猴子认为猴子A会害他们被水淋到,所以制止它去拿香蕉,猴子A尝试了几次,虽被打的满头包,依然没有拿到香蕉。当然,这五只猴子就没有被水喷到。

    后来实验人员再把一只旧猴子释放,换上另外一只新猴子B。猴子B看到香蕉,也是迫不及待要去拿。当然,一如刚才所发生的情形,其他四只猴子海K了B一顿。而且,那只猴子A打的最用力。B猴子试了几次总是被打的很惨,只好作罢。

    后来慢慢的一只一只的,所有的旧猴子都换成新猴子了,大家都不敢去动香蕉。但是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去动香蕉会被猴扁。

    这就是道德的起源。

    武力本身从来都不是目的,从冷兵器到火枪、大炮、坦克,其杀伤力始终在一定限度内,但人类实在牛逼,不仅成了地球上的霸主,而且创造出了能灭绝自己的武器——原子武器。

    所以尽管武器和战争在社会历史中发挥过积极的功能,但从来都是以有限的使用为前提的,不然就将是生物进化历程中从未发生过的物种的自我灭绝。

    为了免于同归于尽,人类必须制约战争。制约战争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在更大范围内结成更大的共同体,使用的工具就是文化以及它的衍生物,包括道德、规范、契约......

    一切民族的早期文化中几乎无例外地带有禁忌和律令,其目的与功能在于打击极端利己,建立规范,限制人类自然气质中固有的破坏倾向,使一个非血缘群体不沿着生物学的轨道回归自私。

    今日推荐 | 人类的600万年,信任的600万年

    文化交流就是强势文化对弱势文化的征服

    然而就本性而言,人就是利己的,自私的本性是先天的,而文化造就的利他是后天的。

    也就是说血缘和武力都是人类先天的,文化是人类人为制造的,后天的。

    自私的本性是可遗传的,而文化获得性却无法经生殖和血统来遗传。于是文化开始了它艰难的改造本性的挑战。它必须如此,不然我们就必须放弃组织和社会,龟缩到随时可能灭绝的血缘和密切互动的小群体中。

    幸好上帝是平衡的大师,他老人家埋了一个彩蛋,和自私一样都被写在人类的基因里的还有人类的情感,即所谓同情心,也就是共情的能力。文化这种生物学之外的力量,造就了非血缘群体内部的利他性,这种利他性和人类的情感联手压制住自私这个恶魔而占据上风。

    五千年文化沐浴之下没有重大改变的人性,反证了自私基因是与生俱来的事实。所以哲学家说,文明是一张薄纸,野蛮随时可能闯入。

    但是人类的文化行为还有好的一面,即经文明所教化的绝大多数人再未返回野蛮。

    所以,在很多时候,文化取代了代价昂贵的武力,成为进一步拓展人类文明共同体的手段。

    04 习惯信任

    文化最主要的成分是规范,就是教你如何做人。

    规范的建立意味着多数人已经自觉或在无意识中遵循一种行为准则,惩罚只需针对少数人。这样就不必进行成本高昂的屠杀,只用对不遵守规范的人进行惩罚,就可以达到合作的目的。

    其他人就会像猴子一样,自觉地惩罚不守规矩的人,这种模仿和复制的能力迅速的扩散,就形成了习惯。

    日常惯例对一个成人的本体安全感和信任,发挥着无声的巨大作用。比如,你每天早晨下楼买早饭,这个习惯依赖于早餐店老板的习惯及你对他的习惯的信任。

    今日推荐 | 人类的600万年,信任的600万年

    我们依靠着巨大的惯性生活着

    社会成员间对相互习惯的依赖及对相互保持习惯的信任形成了社会关系和公共秩序的预期性。日常惯例造就了生活的稳定和预期性,并造就了人们心理上的安定和信心,这种心理感受帮助人们掩盖和克服本体中的不可预期性。

    而习惯不仅在成长期塑造着人格,并且在其后,靠着对违约和失信者施加的社会压力,约束着人们的行为,加快和加强了合作。

    信任不是理性,信任是对过去记忆的依赖,对时间的依赖,对历史的依赖。时空的结合,是信任的温床。

    在动物进化的世界中,领地是比性别还要古老的力量。男人与他脚下的土地的纽带要比与他睡觉的女人的纽带更强有力。在你的一生中,你知道多少人为他的国家而死,多少人为女人而死?

    05 代码信任

    有一条恶龙,每年要求村庄献祭一个处女,每年这个村庄都会有一个少年英雄去与恶龙搏斗,但无人生还。又一个英雄出发时,有人悄悄尾随。龙穴铺满金银财宝,英雄用剑刺死恶龙,然后坐在尸身上,看着闪烁的珠宝,想想美丽的少女,慢慢地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最终变成恶龙。

    当社会权利被赋予到有人完全控制的中心化组织时,谁也逃不脱恶龙的诅咒,终会在某个时刻,滋生鳞片,幻化成为恶龙。

    考验人性的人是最傻X的人,不管是血缘、武力诞生的政权还是文化和习惯,本质上,社会成员之间的信任基础都建立在“人”身上。

    可“人”经过这么多年的演化,已经成为了一个复杂的物种。人既可以创造出奇迹,也可以制造屠杀,这是人性的缺点,也是人性的伟大。

    历史的铁则告诉我们,每一种想象建构出来的秩序,都绝不会承认自己出于想象和虚构,而会大谈自己是自然、必然的结果,个人欲望也就成为虚构秩序最强大的守护者。

    目前,世界正经历着巨大的文化和武力的冲突,习惯也被科技以星期为单位改变着,互联网带来的信息爆炸几乎突破了人的脑容量,基础学科近百年没有重大突破,社会精英们在“庞氏”这门学科上日益精进。

    在人类诞生600万年之际,战争没有消失,贫富差距持续扩大,人类并没有在自己创造的世界中取得⻓足的进步。无论是人性亦或是兽性的罅隙,还是碳基生物能力的掣肘,都使得我们决定将一些权利让渡于机器,托管于算法,形成非人意志的秩序。

    我们需要结合最新的技术,从生产关系等底层制度上做变革,建立起新的社会组织形式,摆脱人性的掣肘,进入新的文明纪元。

    社会的底层基础只有人与人之间的契约和智能协议,公开透明,并且不可篡改。只要执行这些契约和协议,每个人正当地行驶在市场中应得的自由,整个系统将愈发有序又不失活力,我们就能不断获得财富与幸福,而不是靠英雄或英明的皇帝带领。

    参考资料

    阿尔茨霍夫斯基:《考古学通论》中文版

    蒙盖特:《苏联考古学》中本版

    Timothy Champion:《Prehistoric Europe》

    江上波夫:《关于旧石器时代的女神像》

    黄永飞:《原始社会女神小雕像的再讨论》

    郑也夫:《信任论》

    天启四骑士,又称末日四骑士,出自《圣经新约》末篇《启示录》第6章,传统上和文学作品里将其解释为白马骑士-瘟疫、红马骑士-战争、黑马骑士-饥荒、灰马骑士-死亡,这是从天灾人祸的角度描述了人类世界经历的曲折坎坷。

    作者将从人类如何一步步进化发展,进而创造出财富和幸福的角度重写天启四骑士,以上是第一篇:新天启四骑士之信任骑士,而其实这四个骑士所代表的关键词就是区块链的四大特点。

    -END-

    (正文已结束)

    免责声明及提醒:此文内容为本网所转载企业宣传资讯,该相关信息仅为宣传及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观点,文章真实性请浏览者慎重核实!任何投资加盟均有风险,提醒广大民众投资需谨慎!